阿蒂利亚之焰

*ooc属于我

*非常烂的文笔

*私设超多,不完全根据梅林传奇

长时间的逃亡仍给他带来了不可避免的疲倦,藏在袍子下的伤口上带来的痛感准确的游走全身。过度失血而引起的虚弱配合着温和的阳光,让人昏昏欲睡。

mordred拖着步子,慢慢靠在了一座洁白的雕像旁边。他盯着卡梅洛特王城里的忙碌人群,他们呆板的固守着属于自我的规律,与王城的系统模式相互映衬。mordred在心底嗤笑一声,很可惜,由恐惧凝结成的疑云不久将卷席整个王城,人群变得混乱——在尤瑟王即将到来的通缉令。

这种不稳定的因素很大程度上会影响自己出逃,在身体这样衰弱的情况下,也许自己更需要谋求一些特殊的手段。mordred注意到了一...

契约

*ooc属于我

*奇奇怪怪的文风

*傻白甜的文笔 and 烂俗梗

● 冰冷的雪末从云层破碎的地方,缓缓的侵入这所早已遭受岁月侵扰,破败不堪的木屋。只剩那块未被雪覆盖的空地。

leo担忧的看着躺在床上的妹妹,灰白的脸毫无生气,微弱起伏的胸口。早已被遗忘唾弃的古老传说,此刻如蛇般盘踞在心里。〈谁也不是个圣人〉
leo攥紧了手中的兽人骨,披上斗篷,跑进了雪海深处。

●摩挲着奇异的骨头,暗恼于冲动的魔鬼让理智顷刻之间灰飞烟灭。但亲人的生命危在旦夕,他无法去思考那么多,不管传说是否具有真实性,至少它此刻应允的承诺,蛊惑了自己的心。

   一次生命的等价交换,一句无法抹灭的承...

入梦

*ooc属于我

*奇奇怪怪的文风
--------

坠入一座空城,寂静无声。天翻涌着玄色的墨,像是要倾倒下来,昏沉的可怕。

四围的景物歪扭着,看不清,吴亦凡便知道自己又是在梦里了。自一次意外事故之后,只要做梦,便会进入这座城。只是像今日这般空旷,昏沉还是前所未见。

正思索着,却是被身后的声音打断。转头望去,身着黑色长袍的女人急切开口

"您怎么在这?身后有追兵为何不快逃?"

"追兵?"吴亦凡疑惑张望,这里除了他们两再无旁人。哪有什么追兵?下意识的望向身前的女人,黑色长袍下笼罩的面庞隐有鲜血渗出,那伸向自己的手,顷刻化为白骨。

吴亦凡猛地推开,向前跑去,狂...

猫鼠游戏

*ooc属于我
*奇奇怪怪的文风
ˉˉˉˉˉˉˉˉˉˉˉ
炫目的宝石在夜晚毫无保留的展示了它的光泽。

"真漂亮"饶是盗取过无数珍宝的刘昊然,也不由的为它所折服。

按常理来说这样华丽的宝石应该放在密室,层层包围才对,而自己只击退了几个守卫就得到了它,太过容易的轻松。

果不其然,周围的灯光突然亮起,冰冷的枪口用力的抵在腰间。

"没想到,你刘昊然今天会这里失手。"吴磊的声音在耳边适时响起。刘昊然略微偏头过去,年轻警官眼里流连的光彩倒是比宝石更加吸引人。轻轻从鼻间探出两声笑意:"确实是的,警官。那警官先生要将我捉拿归案吗?〃

尊敬的言语,傲慢的态度,有意拉长的尾音又增加了几分调笑。吴磊有些恼怒的反...

斯德哥尔摩情人⑷

*ooc属于我
*奇奇怪怪的文风
ˉˉˉˉˉˉˉˉˉ
等吴磊接到活动通知的时候,已是6.30。

昏暗的天吞没了最后一丝光亮,雨与风交杂在一起,晦涩的不可思议。

拒绝了范晓莹的请求,她吃惊的神色从脑海里再次越出,仍认真的有些搞笑。

"吴磊,你真的不要坐我的车走?"

"不用了"大抵是觉得这样的回答有些敷衍,吴磊想了想又随即补充道:"我一个男生,坐女生的车,不太好"

范晓莹对天翻了一个白眼:"您吴大爷的要求多,招待不起,慢慢淋雨吧"

开车转动把手的快速,到是毫不留情。

其实是最喜爱的下雨天,多少雨水许是协着心事从天而落,在转瞬摔落入地后,仍要与枯叶唱出一曲腐朽...

斯德哥尔摩情人⑶

*ooc属于我
*奇奇怪怪的文风
---------
从范晓莹口中打探得来的消息,现在刘昊然在美术教室一楼。

站在一楼下,悄声登上花坛,略微弯腰将身子隐于窗台之下,像只敏捷的猫。

没有相机,什么也没有,吴磊只是在窗台下面静静看着。看他微卷的头发,看他细长的眉眼,那认真做画的双手,甚至喝水滚落衣襟里的水珠。

用视线的侵略将刘昊然一点一点的刻入脑海。每一点一滴属于刘昊然的全部都好喜欢。却是那颗不知何时探过来的脑袋,打断了思绪。

"明天晚上,高一高二说有活动你要来吗?"

其实刘昊然早就发现有人在窗台底下,本以为是同学的恶作剧,但对方的毫无动静让他心中起了一点疑惑。

"太过安...

斯德哥尔摩情人⑵

*ooc属于我
*奇奇怪怪的文风
————
在第无数次在刘昊然门前徘徊后,  吴磊无奈的叹口气。

不能的,至少现在是不能的。

如果现在敲门,是会被当做神经病的吧?吴磊有些烦躁的想着。

冥思苦想中,面前的门开的是如此促不及防。刘昊然看着吴磊愣怔的样子,有些好笑的说道:"我看你转了好久了,要不要进来坐坐?"

"诶?"不是预想的对话,吴磊的脑袋有些当机。

坐在椅子上,吴磊小口喝着刘昊然泡的桔梗花茶。是清香溢入口中。

和刘昊然的每说一句,扫视在脸上的目光,都有种让自己脸颊发烧的感觉。对方还不似知的将问题抛给自己。

将已经有些凉掉的茶壁贴向脸颊企图驱赶过热...

知更鸟

*ooc属于我
*奇奇怪怪的文风
----------

㈠胡亦枫对于新同学秦风坐在自己旁边,是非常拒绝的。要说起彼此的渊源,都是饱含血与泪的辛酸史。

混世魔王胡亦枫,在初见秦风时,就表露了自己本性。含有辣椒的软糖,精美的礼品盒下藏的小丑面具诸如此类的事件,让真.三好学生秦风在饱受折磨之后,终于开始了全新的成长。

从小学到初中,胡亦枫都与秦风在同一个学校,秦风不仅对他实行精神上的折磨,母亲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。更给予了心灵上一次神秘体验:跑女厕所。

还有比这更惨痛的教训吗?好不容易高中不在一起,大二时候他居然转学过来。都怪大丈夫行走江湖全凭本心,如今报应来的太快也追悔莫急。

这些个悲惨的故事...